中国体彩网nba抽奖

阿巴多--音樂沒有妥協可言

來源:www.soomal.com 發布者:盛韻 版權:轉載

極少有指揮大師能夠鍛造出阿巴多那樣獨特的個人音響 我正在聽一張即將問世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錄音 不用看封面,光聽樂句,就能知道指

    極少有指揮大師能夠鍛造出阿巴多那樣獨特的個人音響.
    我正在聽一張即將問世的莫扎特鋼琴協奏曲錄音.不用看封面,光聽樂句,就能知道指揮是克勞迪奧·阿巴多,鋼琴家是瑪爾塔·阿格里奇.他倆是極親近的音樂伙伴.阿巴多的音樂演出有一種與眾不同的個性,優雅、堅定、精巧,在表面之下閃著一層柔軟的機智的微光,這要等到演出完幾個小時才會浮出水面,令你回味,并從此永駐在記憶中.
    極少有指揮大師能夠鍛造出一種獨特的個人音響.阿巴多有,而且他知道自己有,他有時看似漫不經心,有人會誤以為他傲慢,其實跟他走近之后,你會明白,這是一種果斷,他要把大部分天賦和精力用在音樂上,服務于對他的生命來說最重要的藝術.阿巴多有著所有人都會有的小毛病,會犯錯,但是他保證讓身邊的每個人都知道,他把音樂排在第一位.
    他擔任過歐洲古典樂壇的最高職位--執掌米蘭斯卡拉歌劇院、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柏林愛樂樂團,他也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這三家機構,因為他們提供的條件無法達到他的確切期望.1990年,就在莫扎特200年大慶的前夕,他請辭維也納歌劇院,拒絕降低任何標準去迎合商業目的.只要牽涉到音樂,沒有人能跟阿巴多爭論.
    瞬間躍入我腦海的難忘演出,是他開始執棒柏林愛樂的一場音樂會--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觀眾們屏息凝神,等待著不斷上升的緊張,以及卡拉揚和其他指揮習慣于在最后一聲巨響之前的急剎車.然而阿巴多一改風氣,他的提問到解決之間的過渡細微到令人無法察覺.我們聽到最后的巨響之時,甚至沒有意識到這一刻已經到來.那晚,我學到了這位有機音樂家教給我們的最基本的一課--對阿巴多來說,音樂是自然之力,它有天然的時機,自己能夠填充空白.試圖去控制音樂是徒勞的,好比在海邊阻攔巨浪,用手擋住時鐘的指針來阻止生命流逝.
    15年前他被診斷出胃癌時,醫生表示無力回天,讓他等死.可是他在手術后竟然以鋼鐵般的意志活了過來,從此他開始了艱苦的節食,這對一個熱愛美食的人來說簡直是最殘酷的折磨.
    他抓住從死神手里搶回來的每一分鐘拼命工作,晚年更是進入了音樂的小陽春.他創建了古斯塔夫·馬勒管弦樂團、盧塞恩節日管弦樂團,以及后來的莫扎特管弦樂團.他親自挑選的幾打歐洲青年音樂家,將會終生戴著阿巴多親選的榮譽勛章.
    上世紀80年代,阿巴多和倫敦交響樂團開始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古斯塔夫·馬勒和20世紀".當時的倫敦交響樂團剛剛入駐巴比肯中心,好不容易躲過破產的厄運,無法承擔這項大計劃的開銷.新上任的經理克萊夫·紀林森(Clive Gillinson)戰戰兢兢地告訴阿巴多,他的計劃可能要打折扣.阿巴多溫柔地笑了笑."對音樂,"他回答,"沒有妥協可言."結果這音樂節不但活了下來,還生氣勃勃.紀林森如今已是卡內基音樂廳的總監,他將阿巴多的金玉良言時刻銘記心頭.
    阿巴多的品質在任何時代都是稀缺產品,也許在他那一代人里也獨一無二.執拗頑固在一個藝術家身上并不總是吸引人的特質,但阿巴多有一種自嘲和風趣的能力,將冷硬的一面柔化了.里卡多·穆蒂是他在指揮臺上的最大對手,政見也截然相反,穆蒂告訴我,他和阿巴多會時不時相約吃頓午飯,然后互相調笑他們各自的公眾形象有多荒謬.這兩位,為音樂奉獻的激情不相上下.
阿巴多--音樂沒有妥協可言
    一個偉大指揮的世界.威爾第的《安魂曲》是為這樣的人譜寫的.
    老邁的托斯卡尼尼是所有意大利音樂家的偶像,是與威爾第直接相連的最后一環.阿巴多18歲時就得到托斯卡尼尼的賞識,在他的客廳里演奏過巴赫協奏曲,指揮過室內樂團.但他似乎并不特別珍惜那份回憶.他兒時在斯卡拉管弦樂團看過托斯卡尼尼排練,驚駭于一個人竟能如此粗暴地對待樂手.然后他聽了富特文格勒,從此決定成為一個指揮.
    他的政治和藝術傾向受到反法西斯家庭環境的影響.他無條件支持意大利共產黨,致力于推廣危險的"墮落"音樂(現代派作品).在米蘭時,他曾在朱利尼棒下的學生樂團演奏,后來去奧地利師從古怪的鋼琴大師弗利德里希·古爾達和指揮漢斯·斯瓦洛夫斯基(勛伯格的學生).學生時代他時常觀看布魯諾·瓦爾特和卡爾·伯姆的排練,在卡拉揚指揮的合唱隊里唱過貝多芬的《莊嚴彌撒》.雖然后來卡拉揚邀請他去柏林和薩爾茨堡指揮,但他們的關系很疏遠.卡拉揚打造了一種"柏林之聲",誰能想到,阿巴多最后得到了打破這種音響的特權.
    阿巴多和祖賓·梅塔是同學,時常一起惡作劇.他們一起去看歌劇演出,當時阿巴多就坦言自己有指揮馬勒的宏愿.他在庫塞維茨基指揮大賽上擊敗了梅塔,但梅塔的事業比他順利得多.當印度人已經去蒙特利爾當音樂總監時,阿巴多依然在參加各種大賽.1963年贏得米特羅普洛斯大獎無甚反響,在紐約愛樂當了一年助理指揮也沒有引起關注.倒是在柏林指揮廣播樂團的一場音樂會,引起了卡拉揚的注意,邀請他去薩爾茨堡指揮凱魯比尼的一首彌撒.阿巴多堅持要指揮馬勒的第二交響曲"復活",結果一鳴驚人.斯卡拉歌劇院記住了他.1972年起,他花了14年時間讓這所歌劇院從硬件到精神全部煥然一新.當時的一線年輕指揮紛紛應邀前來斯卡拉,從梅塔、巴倫博伊姆到馬澤爾、小澤征爾,還有難得一見的卡洛斯·克萊伯--克萊伯的妹妹是阿巴多的秘書.
    70年代意大利的社會環境十分動蕩,行政體制還有墨索里尼時代的遺毒,歌劇管理層會因為和藝術經紀人打交道被關進大牢;指揮出國工作不許帶信用卡,還要上繳收入;電影明星會因為莫須有的逃稅指控被當眾羞辱,只為殺雞儆猴.當阿巴多的耐心到頭時,斯卡拉換上了他的競爭對手穆蒂.穆蒂在公開場合不屑提阿巴多的名字,只稱他為"我的前任".
    1989年10月的一個晴朗星期天,柏林愛樂宣布阿巴多接替卡拉揚成為首席指揮,沒有人比他本人更驚訝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候選名單中.他當時55歲,事業有些停滯,甚至走下坡路,在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索爾蒂繼任競爭中剛剛輸給巴倫博伊姆.柏林宣布決定的前一天,他還在跟紐約愛樂談判,紐約愛樂的反叛性格并不適合他的安靜氣質,只是薪水更高.眾人都以為柏林愛樂的樂手們會推選最有票房價值的指揮,比如馬澤爾、穆蒂或萊文.穆蒂出局后,有索尼撐腰的馬澤爾志在必得,已經準備好要在柏林開新聞發布會了.結果事與愿違,馬澤爾沒開成香檳,氣呼呼地摘了憤怒的葡萄.
    柏林愛樂對卡拉揚式音樂工業化的怨怒如此之深,他們通過選舉進行了一次報復.多數樂手決定不會再選另一個皇帝,他們花了6個小時衡量巴倫博伊姆、海廷克和阿巴多的藝術貢獻.阿巴多是卡拉揚的反面,他痛恨被稱作"大師".政治上他是左翼,音樂背景上是現代主義者;他的朋友包括高眉鋼琴家波利尼和共產黨作曲家路易吉·諾諾(勛伯格的女婿).上任后,阿巴多宣布用較小的愛樂廳排練實驗音樂.他眼界開放,公眾和樂手都覺得他讓人耳目一新."阿巴多會有好票房,也能打造出新聲音",這是柏林一份大報的標題.
    柏林愛樂總經理是卡拉揚時代的死忠遺老,聽到消息后立刻辭職.柏林政府派文化參議員去維也納商討阿巴多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任職時間.薩爾茨堡藝術節的改良派財務總監漢斯·蘭德斯曼說:"我們很高興一個與奧地利有親密關系的人得到了柏林的要職.維也納、薩爾茨堡和柏林之間的紐帶會變得十分強大."
    但請千萬不要把阿巴多和卡拉揚的三大頂峰職位相提并論.阿巴多在維也納只是受雇于人,上頭還有一位前男中音藝術總監.在薩爾茨堡他只是許多榮譽客座指揮中的一位.在音樂上和性格上,他更像富特文格勒,在智性的云端上奇思妙想,藐視物質眾生.
    阿巴多的上任,也終結了自彪羅時代起柏林的奧德血統傳承.卡拉揚沒有衣缽傳人.當時的柏林除了愛樂樂團之外,廣播樂團也由米蘭人里卡多·夏伊執掌,德意志歌劇院的掌門是有爭議的威尼斯人西諾波利.斯卡拉的穆蒂常來做客.德國音樂的首都全面落入意大利人之手,這還是自1920年代托斯卡尼尼巡演之后的頭一遭.
    阿巴多曾在1982-1986年擔任過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索爾蒂曾將他視為繼任,但最終未能如愿.之后紐約愛樂對他表示了興趣,但也沒能引導阿巴多執掌美國五大頂尖名團中的任何一支.
    阿巴多的經紀人是CAMI公司的羅納德·維爾福德(Ronald Wilford),維爾福德經紀許多音樂大牌,而阿巴多從未表現出什么野心.當柏林愛樂的樂手推選阿巴多接替卡拉揚成為首席指揮時,維爾福德的反應是"開什么玩笑",他本來心中的人選是詹姆斯·萊文.在音樂界,阿巴多給人的印象是特立獨行.音樂經紀人沒能理解的,是他最根基的理想主義精神.
    阿巴多的父親是反法西斯斗士,政治左傾.他在意大利共產黨里有不少朋友,對市場經濟沒有好感.他并非不自負,只是厭惡名人為商業裹挾,他拒絕在媒體上為自己的唱片做宣傳.他在美國是個格格不入的人,他對造神產業沒有任何貢獻,在保持清白正直的同時,也錯失了唾手可得的機會.對此他從未表示過遺憾.

關注【HIFI音響】公眾平臺

    ID:HIFI中國音響網 ID:hifidiy_2016
中国体彩网nba抽奖